Lowther的历史

[ Lowther的历史 ]    [  相位均衡器 ]    [ Hi-Ferric ]


LOWTHER - THE COMMANDING VOICE OF QUALITY

使Lowther名声大躁的扬声器单元是在P.A.G.H.Voigt 发明的双纸盆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双纸盆发明出来的同时,另外两位音响工程师赖斯凯洛格正在研究单纸盆振动膜,单纸盆这种模式在很长时间里一直用于满足听的要求。但当对声音再现能力的要求不断提高时,双纸盆就变成专家不变的选择了。有趣的是,这两种类型扬声器的专利彼此相隔仅两周登记注册的。

在三十年代中期,动线圈扬声器,很快受到越来越多的青睐,它采用一组线圈以电源来产生所需的磁场。为了确保他设计的扬声器发出最佳质量的音响,Voigt 把它与一个号角音箱系统连接在一起,这又是Voigt对新式扬声器设计创新方法的另一典范。

今天该扬声器为收集者所热衷,不仅因为它们无可争辩的历史价值,而更由于到今天为止它们的音响质量仍是美妙绝伦的。

就在1939年来临之际,Donald Maynard Chave 谢夫先生与Voigt联合从事我们今天称为研发R&D (研究开发)的工作。谢夫先生的名字最终成为音响再现高手的代名,当时负责设计永久磁体来代替以前采用的老式绕组线圈方法。我们原创的装喇叭设计主要就是由Voigt建立的。他坚信音频波谱应当为单一声圈所覆盖。Lowther一直没有偏离这个原则,认为如果使用电子分音器,声音再现就缺少一定的现场感。

谢夫先生,Lowther 的创始人之一,继续沿袭其设计思想,每当有新技术和材料出现时就修改并改进我们的系统。谢夫先生于1985年永远离开了我们。我们现在的Logic系列和Fidelio 系列产品完全是原创的,建立在两个精调而平衡的双路径系统(Bicor 系统)之上。

H.F.奥尔森,和其他许多音响工程师一起,在他们的报告中指出当号角的喉道区面积和长度减少时,声波反射向后面的喉道并产生驻波。Bicor 系统通过使这个反射的声波绕过第一个路径并通过第二个路径从音箱中消失,从而彻底消除了这个问题。通过精调反向的内部压力,我们能够增加对声圈的控制,其作用超过了我们使用非常强大的磁体系统所提供的磁阻尼。通过这个方法,我们大大减少了所产生的反电动势。反电动势是长冲程单元固有的问题,一般通过采用更大功率放大器来克服并依赖放大器来辅助阻尼控制。使声圈保持在气隙内的另一个好处是热量可以通过容纳足够能量通过的磁体系统的铁制品得到消散,在传统系统中它是在跨接电路中完成的。

单元纸盆是由我们特制的纤维纸制成的。这些纸盆经过化合物处理,以便消除不受控制的纸盆破裂。每对全新的单元,在刚开始听的50到60小时内,单元会继续提中高频段的响应。当“运行”到500小时时间后,纸盆表面会以受控制的方式分解成数百万个散区。随着散区的数量增加但面积逐渐减小,悬挂胶边变得柔软,频率响应将会达到其它扬声器无法相比的高水平。

在最新产品EX系列中的每种型号都包括根据最佳效果准确加工的一个音腔。纸盆组件保持后面的音腔和安装在前面的定相均衡器之间压力的平衡。没有声圈振动发生。只有低音频率会通过音腔,从而避免低音/中音混杂,这经常是造成音染的主要原因。

在频率波谱的顶端,内部声圈本身分解成各个散区,使单元产生高频率。为了产生高频我们自己设计了胶水,在寿命期内始终保持柔软,但又可以牢固地胶着在声圈上。我们克服的另一个挑战就是生产出能够承受180度摄氏的胶水。在声圈上总共有三种不同的胶水。

我们的后置校中设备不是由传统纤维制成,因为那样空气就会通过纤维织物之间的空隙,喇叭就会把它变成声音。中心和环绕设备用经过化合物处理过的,尽可能高级的轻身材料以得到最大的控制效果。整个振动膜组件连悬挂组件仅重11克。

我们为我们单元提供1年保修期。但很少见到产品在使用10年内退回我们工厂的情况,除非Lowther发烧友根据我们的更换计划利用我们时刻追求实现的声音再现方面的新进展来对产品升级。

[ Lowther的历史 ]    [ 相位均衡器 ]    [ Hi-Ferric ]

 

You are the 1 visitor